当前位置 首页 国产剧 《市长自白》

市长自白7.0

类型:都市 剧情 国产剧 国产  内地  2006 

主演:蔡明宇 

导演:弋戈 

剧情简介

《市长自白》 - 市长自白 百度百科年轻有为的程霄被提拔为开城市主管城市建设和金融工作的副市长,程霄对前途充满信心。妻子吴桂珍希望程霄做一个“不吃请,不弄权,不收钱,不近色”的好市长,程霄答应了。程霄第一天上任视察工作时遇到遭遇小偷纠缠的周子颖,上前解围,从此程霄的生活发生了改变。周子颖的姐夫陆德明从程霄手中争取到了“临湖”工程开发权,并对其行贿。不久,程霄收受巨额贿赂东窗事发。在看守所内,程霄认罪伏法,向组织悔罪,并写下“自白书”,彻底交待了自己的犯罪轨迹。

猜你喜欢

《梁晓声自白》读后感

[《梁晓声自白》读后感]读完《梁晓声自白》后,文中的人囚老隋可见是一个华而不实极其理想化的人,《梁晓声自白》读后感。作者与老隋是二十多年的老交情,他把老隋这一人物刻画得淋漓尽致、生动形象。作者对老隋的形象是,他一旦穿上西装,系上领带,初见之人,就分不清他和他的老板究竟谁才是老板。老隋是个相貌堂堂气质极佳的男子,永远不失彬彬有礼的风度,尤其在初识者面前,一言一语,一举手一投足,一沉吟一微笑,永远那么的不卑不亢,那么的矜持又随和,那么稳重而幽默。即使身无分文的情况下,仍不失气质,不失风度,甚至反而气质越突出,风度越卓尔似的………。想想看,作者不仅把老隋的外貌特征描写得生动形象,而且还深刻地揭示了他的内涵与修养。老隋是一个文化极高、野心颇大的五十来岁的男人,十几年前他辞政而下海了,一心想干一番大事、挣大钱。在商海中,他把自己最现实的一面隐藏了起来。在朋友面前,在世人面前,他却自认为自己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就在自己身无分文的情况下,还在众人前夸夸其谈、摆着一副大款的样子腔儿。都接近六十的人了,还在做少年之梦。真想不到,老隋生活在现实的社会里,却一点也不现实。就连自己乘坐公交车的钱都没有了,说是在某个时候某个场合还要去接见某个大人物。想让某个巨商毫无保留地给他两亿美元让他去支配,这可能吗?老隋既然是一个文化素养极高的人,为何没有一所大学或院校聘用他呢?如果说他是一个颇具野心的人,一个努力拼搏的人,一个社会活动力极强的人,为什么在长达十几年的“商海”里,却弄得身无分文,如此寒酸的地步?如果说老隋是一个干大事的人,为何到了老年还仅仅是他的“自信”和“空想”伴随着他呢?这不是与常人说的“江湖浪子”没什么两样吗?老隋的心理永远只有幻想和空想,从来不结合自身的情况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读后感《《梁晓声自白》读后感》。在当今这个社会里,像老隋这样的人也不计其数。前些年,我在从事新闻工作的生涯里,去参加某些知名企业举办的新闻发布会就遇见一个五十左右的妇女崔某,她满腔热情,雄心勃勃,自诉是某杂志社主任记者。烫一头时髦的卷发,衣着非常新潮。口红涂得鲜红,每次都会在大型会议上碰见她,她总爱抢镜头,争着抢着要和市长、市领导合影。某次会议后安排我和她住一个房间,和她深谈之后,才知道她是一个女性中极度虚伪、生活极度空虚、特会吹牛的一个人。一点也不觉得她有一丝记者风范。她能把市领导说成是她的亲戚或是男朋友,那晚她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她挽着那个男人的手,炫耀说是她男朋友,想蒙我一初出茅庐的小姑娘,结果被我识破了真相。这哪里是他的男朋友,明明就是一市委领导,背景还有某某剪彩仪式。而且这位领导我也认识。虽然如此,我一直也没有揭穿她,直到番禺市委秘书给我打电话说这个崔某是一个混在记者中谋求名利的人,以至于将把她从新闻界“驱捉出境”……。这种人难道不是和老隋一样的人吗?想想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应该脚踏实地的做人,一切从实际出发,做一个真实的自己,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梁晓声自白》读后感〕随文赠言:【这世上的一切都借希望而完成,农夫不会剥下一粒玉米,如果他不曾希望它长成种粒;单身汉不会娶妻,如果他不曾希望有孩子;商人也不会去工作,如果他不曾希望因此而有收益。】



圆明园的毁灭读后感400字,速求,要有好词好句和独白

九重天,云海间,风雷台,一线天!这里,便是九重天大6,上三天,一处绝地,风雷台!上可接风雷,出入一线天!但此刻,风雷台上,却是一片腥风惨雾!“楚阳,jiao出九劫剑!饶你不死!”“楚阳,你已经死到临头,还是jiao出九劫剑吧。我等可以为你留一个全尸!”“楚阳,九劫剑这等天下第一神物在你手上,纯属1ang费,多少年了,你毫无进展,根本就是暴敛天物!还是jiao出来吧。……”一阵阵喧嚣的叫声从四面八方传来。风雷台中央,微微凸起的一块大石头上,楚阳一身黑衣,浑身浴血,披头散,但脸上,却是恒久的冷漠。眼中神色,依然如磐石一般冷静凝定!-身躯,依然如标枪一般笔直!正如他手中的剑,充满了宁折不弯的意味!纵然他已经受了致命重伤!在他的脚下,四周方圆数百丈之内,无数的残肢断体,鲜血淋漓。看着四周一片只是呼喊,但却并不冲过来的一众高手们,楚阳脸上1ù出了一丝讥诮的笑,傲慢而不屑!面对这如云高手,纵然他已经山穷水尽,却还是傲气冲天!这些人都打得好算盘。他们知道自己现在虽然已经是油尽灯枯,但无论谁上来,都要面对自己同归于尽的一击,谁也不愿意当那个垫背的。只盼望有人愣怔怔的冲上来找死。但却谁也不傻,所以他们干脆在这时候竟然不约而同的停了手。这样的人,这样的心xìng,修为再高,人数再多;纵然可以杀我一万次,也不配与我为敌!楚阳讥诮的笑着,缓缓坐了下来,脸上虽然仍旧声色不动,口中依然一言不。但心中,却充满了疑huo。九劫剑在自己手中的事情,怎么会泄1ù出去的?自己明明前后考察了三年才确定这上三天风雷台中有第九劫剑的一截剑身,费尽千辛万苦,才终于找机会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来到上三天,但为何自己来到了这里之后,却遇到了如此声势浩大的埋伏?今日,自己进入上三天,也才不过第五天而已!刚刚寻找到风雷台,就遭遇了这次伏击!今日之局,纯粹死局!自己一向以行踪诡秘出名,谁知道自己的计划?自己连续冲了十几次,每一次,都被人挡了回来!而自己选择的这些地方,都是属于死角!按常理来说,自己绝无冲不出去的道理!是谁如此了解自己的习惯?这个暗中的敌人,是谁?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楚阳很久。九劫剑闪亮的剑身,映照着天上的日光,便如在半空中画出了一道长虹。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是心头火热。恨不得那神物就握在自己手中!上古神物!九重天大6第一神物!谁得到了九劫剑,谁就能天下无敌!九劫剑之中,就有这个天下无敌的大秘密!据传说,九劫剑的威力,还不止于此。九劫九重天,一剑灭世间;千秋尊万古,九重天外天!这是世间流传的关于九劫剑的唯一的一句歌谣。来处已不可考。九劫剑,一向都只是一个传说,谁也没想到,有一天九劫剑竟然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楚阳心中也在疑问。九劫剑,不错,自己是得到了九劫剑,而且一步一步的寻找到了五截剑身。但他却失望的现,九劫剑的威力并不是想象之中的大!而且,自己与九劫剑之间,始终有一道明确的隔阂。无论自己用鲜血浇灌,还是用自己的诚心感悟,都没有丝毫效果。这是为什么?为何?为何?!极于情,极于剑!自己灭情入剑,以剑道入武道,以武道求天道,以终身孤独为代价,以遍地杀戮为度世宝筏,可惜终究还是不能练成九劫剑,练成九重天神功!!是自己选择错误?还是这条路根本就是错误的?或者说……自己的无情,还未能符合于九劫剑?无情剑客无情剑客,剑客若有情,还算什么剑客?剑道武道天道,终究都是无情的……可生死之际的现在,为何却如此动摇?九劫剑啊九劫剑,你的秘密,究竟是什么?!看着四周贪婪地盯着九劫剑的目光,楚阳心中苦笑一声。 ~你们只知道得到这九劫剑就能天下无敌,但你们可知道,我为了这九劫剑,付出了多少?什么都没有了啊。一条红色的曼妙人影,似乎在脑海中闪现,越来越是清晰,慢慢的红袖轻扬,冥冥中,似乎有飘渺的音乐响起,而那曼妙身影,就在一片虚无飘渺中缓缓起舞……楚阳的眼bo突然变得悠远怅然、伤感……鲜血在流,楚阳清晰地感应到自己的生命在快流逝,他一生追求武道,入情、破情、出情至无情后灭情,在濒临死亡的一刻,他本以为唯一的遗憾应该是有生之年没有达到他追求一生的至高境界,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此时此刻,脑海中竟然冒出来一个,他本以为早已忘却的身影。那红衣飘飘丰姿绝美的身影啊,那一回眸,一扭身……都是绝顶的风情,在轻灵曼妙的在自己心里载歌载舞,每一次回眸看着自己,都带着如海的深情……莫轻舞,楚阳入情破情的女人!“原来,我并没有真正的破情……”楚阳嘴角1ù出一丝自嘲的微笑,喃喃自语道。一丝悔意,悄然在他的心中蔓延,如同烟雾般,刹那间席卷了他的整个心灵。在这一刻,他的心再也不受控制,也不想控制……轻舞!未知我此次赴黄泉,可能与你相聚?轻舞,你可知当初为了修炼三劫灭情斩离开你,我有多么后悔……楚阳心中一片怅然酸涩……“大家一起上!干脆的剁了他!至于九劫剑,咱们徐徐商议不迟!”一人大声叫道:“若不然,等他回复一些,就轮到我们大费手脚了!”四周众人轰然一诺,顿时刀剑齐举,向着楚阳围拢过来。楚阳依然出神的坐着,一动不动,眼神凝视着前方某处,仿佛亘古恒定的苍凉,染血的丝在他额前飘起……脑海中的人儿越舞越是jī烈,已经形成了一团红影,飘渺无定,但却红成了漫天红绡,同时一阵曼妙凄凉的歌声从红影之中幽幽传出……“一生不轻舞,一舞一生苦;今生为君舞,纵苦舞一生!”……这是定情之夜,莫轻舞所作的一xiao诗。犹记得,当时莫轻舞眼中含泪,眼神凄mí而幽怨,她……早知道自己是用她的情来练功,但她却依然飞蛾扑火一般的扑进自己怀中,任由自己尽情燃烧!那个兰质蕙心的女子呵……楚阳怅惘的想着,心中酸涩难禁,生命到了尽头,才知真情的可贵……可自己,已经回不了头……犹记得,那次莫轻舞最后一次被自己拒绝,心伤魂断之下,魂不守舍,归途遇袭,一代红颜,终于香殒yù消。自己闻讯之后,立即赶去,却终究是迟了一步。虽然自己之后将那伤害莫轻舞的世家所有人全都斩尽杀绝株连九族jī犬不留,但佳人终究不能复生!那位绝代红颜,在临死之际,柔柔的躺在自己怀里,对自己说:“楚阳,若是有来生……若是我还能遇见你,希望你能够好好地……看我一眼。我比剑好看!”“楚阳,能死在你怀中,我很满足……”这是莫轻舞最后的一句话……轻舞,你不满足,你有遗憾,否则,你眼角怎会有泪?已经没有了气息的佳人脸上,却蓦然垂下的那两滴清泪……配着她临死之际为了怕自己伤心而强行装出的笑容之上,是那样凄yan……两滴清泪,却将自己的心,在那一刻砸的粉碎!从此,此心尘封!轻盈如梦梦亦飘,血海骨山舞妖娆;仗剑千里君莫问,生死相随到九霄!这是当初天下第一才子雪泪寒有感于莫轻舞对楚阳的深情,特意所做的一诗。 ~而现在,轻舞,你到了九霄,我却依然在人世中……但,我立即就能与你生死相随了……生生世世!楚阳出神的想着,一向冷硬的嘴角,挂出一丝温柔凄楚的笑容。染血的长在风中飘起……轻舞,等我!轻舞,你可知,若有来生,我宁可不修炼什么剑道,宁可不要什么巅峰,宁可不要报仇,也要与你在一起!这世间,有什么能够抵得上你满足的那一笑?没有!脑海中的曼妙歌舞渐去渐远,莫轻舞的声音似乎也越来越是飘渺:“今生为君舞……生生为君舞……千折心不变……万死犹不苦……不苦……”刷的一声金刃劈风照面而来,楚阳神思恍惚,随手一剑格挡,他的心思,还在倾听着冥冥中莫轻舞的声音……此生已了,轻舞,临死前,让我多听听你的声音吧……不苦……轻舞,你苦,却不觉得苦,如今……我很苦!好后悔!刀剑加身越来越多,鲜血点点飞出,疼痛一点点从全身各处聚焦,终于将脑海中的歌舞打断!楚阳狂怒的长啸!猛然站起,黑色长jī烈飞扬而起!崩碎了带!他竭斯底里的狂怒起来!生命的最后时刻,你们也来打搅我们相聚!该死!砰的一声,一剑刺在楚阳xiong口。楚阳心头一痛,低头一看,挂在脖颈上的那块yù佩啪的一声就在自己眼前粉碎。yù佩中间,一个“舞”字悄然片片碎裂……楚阳茫然伸手一mo,一手碎屑。霎时间睚眦yù裂!这是轻舞留给自己唯一的纪念啊!“杀!”楚阳蓦然抬头,眼中杀机疯狂奔涌,一声狂喝,手中九劫剑突然dang起万道剑光,便如九天闪电突然连成了一片束腰光带!砰砰乓乓一阵响,围绕在他身边的所有兵器,整齐的被斩断一截!所有人都急忙的后退,惊恐的看着楚阳脚下整齐的一圈半截兵器,背心上冷汗涔涔流下。想不到九劫剑一击之威,竟然恐怖如斯!他们本以为楚阳已经油尽灯枯,正是放心大胆的时刻,每个人的心里都在打算,楚阳死了之后,九劫剑该如何处理?如何抢夺?若是落在自己手中,如何脱身?正在一个个紧急思忖对策,楚阳却暴起一剑!而且威力如此之大!大出意料之外!楚阳浑身浴血,仗剑而立,一声眼睛冰冷的注视着面前人群,一个一个的看过去。他的眼神落到哪个人的脸上,那个人就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一下。只觉得这双眼睛里,无限的悲痛,无限的绝望,无限的愤怒,还有……无限的杀机!楚阳看了一圈,突然轻轻地问道:“你们想要九劫剑?”不等任何人回答,他就冷厉的笑了起来,缓缓道:“好!我就让你们看看九劫剑!”他突然猛然跃起!他本已经受了无数致命重伤,竟然跃了起来!在空中,浑身伤口同时飙血,但他却无动于衷,脸色沉肃,冷冷喝道:“九劫剑,一点寒光万丈芒!”九劫剑一挥,一道匹练成弧状射出!随着弧线射出,千万道寒芒奔涌而出!这千万道寒芒,似乎带着天地间最古老的苍凉……九劫剑!九重天剑法!一剑!九重天,是这个大6的名字。历来所有的剑法,从来都不敢用这三个字命名,但这九劫剑法,却直接就是用的“九重天”这个名字!古往今来,只此一套!楚阳虽然并不能挥九劫剑法的真正威力,但他领悟这几剑已经很久。这几剑的威力,虽然不如想象中的大,但也远世俗剑法。四周数十位高手,情知这一剑非同xiao可,无不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竭力的抵御着这一次攻击!每个人的身体都摇晃着,感受着自己手中的兵器,都快拿不稳了。“九劫剑,屠尽天下又何妨!”第一招未完,第二招已经杀气腾腾的降临!奔涌的光线,便如大海涨chao,无边杀机铺天盖地暴射而出!惨叫声响起,十几位足以独霸一方的高手,同时竭力抵挡,却仍是浑身溅血,狼狈后退!这一刻,每个人都有一种错觉:现在的楚阳,绝对没有受伤!绝对是完全的状态!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打断了楚阳的回忆,打断了莫轻舞的歌舞,让楚阳完全暴怒,彻底地挥出了身体的所有的潜力!这是生命的力量,灵魂的暴怒!这份力量,甚至要远远越他的全盛时期!“九劫剑,一聚风云便是皇!”楚阳惨厉的大笑,九劫剑挥动之间,竟然好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皇冠!那煌煌的威压,铺天盖地!剑光所指,惨叫声连绵,一道道血箭飞起,一个个人头从脖颈上翻滚下来,宛若打翻了一车的烂西瓜……王者降临,天下苍生,任我屠戮!随心所yù,予取予摧!“九劫剑!斩断红尘多情客!”“九劫剑!尸山血海亘古香!”三招齐出,这片被鲜血染红的地面,又一次变成了修罗屠场!所有这一次围攻上来的数十人,无一例外,尽数倒在血泊之中!楚阳落下,一个踉跄!眼神睥睨不屑的看着周围。放眼周围数十丈,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人!曾经的高手,曾经的辉煌和荣耀,在九劫剑天地无匹的力量之下,尽数变作了一地尸体!想要九劫剑?你们……也配?!但楚阳经过这一次爆,也已经彻底的油尽灯枯!“轻舞,不管是天上人间,谁能阻挡我们的相聚?!”他驻剑而立,喘息着,却轻轻闭上了眼睛。他在盼望着,那脑海之中的歌舞再现。但,却没有!楚阳霍然睁开眼睛,低吼道:“为何?为何会没有?轻舞……”远方,三个方向,三种光芒同时升起,在空中幻化成三个金色影子!惶惶耀眼,带着不可一世的猖狂。幻影金光,划地为王!这代表着,三位王级武者出场了!楚阳瞳孔收缩,苦笑一声,无力的看着天空三个金色影子,心中一片冰凉。想不到对方真正的杀招,直到此刻才出!自己只是武尊,距离王级虽然只差一级,但这一级,却无异于天地之差!三位王级!好大的手笔!“好剑法,不愧是毒剑武尊!不过这上三天,却不是你区区一个毒剑武尊能够撒野的地方!”一人和缓的道:“只可惜吾不能与你公平一战,甚憾!”随着话声,其余两人一起现身。三个人,都是宽袍大袖,衣袂飘飘,御风而来。姿态潇洒,脸色从容。楚阳的眼神已经有些模糊:“你们三位王者……也想要九劫剑?”“错,我们并不想要九劫剑。而是想让你死!”三人同时微笑,风度俨然:“不过顺便接手九劫剑,也算得一件意外收获。大收获!”楚阳冷傲一笑,tǐng直了背脊,傲然道:“只可惜你们不了解九劫剑!你们永远得不到的!”他的眼神变得决然、绝然!他现在已经无力再战!但却还可以出最后一击!毁灭!毁灭自己,毁灭九劫剑!毁灭敌人!剑光一闪,楚阳猛的倒转九劫剑,猛的cha进了自己心脏!双眼不带半点感情的看着空中三人,喝道:“以我心血,崩毁万劫!九劫剑主,颠倒乾坤!”这是唯一他能挥完全威力的一剑,当初见到剑诀,他就知道这一剑自己能够施展。但这样的一剑,却需要用自己的生命来催动!这样的剑法,谁敢用?这一剑出,人即死!九劫剑突然剧烈的闪亮起来,便如一个太阳凭空出现,凌厉的剑气突然狂暴的爆出来,狂猛的力量,竟然将楚阳的整个身体催上了半空!这是九劫剑终极一招!用自己的心头血献祭自己的灵魂,进而jī剑魂!乃是绝对的与敌偕亡招式!这一招,甚至能够越几级斩杀比自己高强得多的对手!乃是九劫剑魂自主杀人,毁灭一切!“退!”三位王者高手大惊,飞往外窜去!与他们来的时候那种从容,相差万里!那雍容潇洒的气度,早已点滴不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位毒剑武尊,竟然能够jī这一招!轰的一声,一道炽亮的剑芒升腾而起,映的整个天空都变成了银白色!三位王者,几乎连招架都来不及,连惨叫都未来得及出,就灰飞烟灭!甚至,他们的王级力量幻化出的金影还在空中闪现,但他们的生命,却已经归为虚无!九劫剑剑魂一击,在力量范围内,就连天地也能直接毁灭,更何况只是三位王级武者?楚阳突然觉得有些滑稽,不由苦笑。难道这九劫剑天下无敌的秘密就是这个?那么,这大6第一神物还有什么价值?但他隐隐觉得,应该不止如此。但九劫剑的真正秘密,自己已经是没有机会去挖掘了……楚阳叹息一声,身在半空,眼睛随意一撇,却现了一个自己认为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物。在远处,一个白衣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边,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莫天机!?”楚阳眼神一直,终于明白。为何自己这么隐秘的行动竟然被人埋伏,为何自己所有的攻击都被人算准了堵截!原来是他,神盘鬼算莫天机。怪不得自己如此一败涂地!楚阳想要惨笑,想要自嘲,想要……但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做,他已经失去了一切力量,他也来不及思考……楚阳的身躯缓缓从空中落下,缓缓倒了下去,便如晚秋飘零的枯叶,倒在尘埃,脸上带着淡淡的却温暖的笑,喃喃的道:“轻舞,若是有来生,伴君天下舞!”既然死不可免,那就以最大的热情和最浓烈的憧憬,拥抱死亡!因为那里,有自己的爱人!冥冥中,似乎在一片茫茫无际的皑皑雪地上,长空雪落纷飞,大地银装素裹,一个曼妙的红色身影就在这其中轻盈起舞,似乎在迎接他,又似乎在为楚阳焦急,看不清她的脸,但那温柔缱绻无怨无悔的深情眼神,却是那样清晰……那舞姿曼妙,越来越jī烈,直舞的九天九地,竟都是鲜血一般的凄mí冷yan……楚阳心脏处,九劫剑的剑尖突然出耀眼的光辉,竟然煌煌耀人眼目!已经闭上了眼睛的楚阳似乎听到冥冥中一个飘渺的声音,带着疲倦与喜悦,似乎等待了千年万载的那种如释重负,低低的说道:“……九劫已成空,生死尚从容;青天犹可补,何必待来生…唉,终于等到了……”这声音中,短短的二十个字,竟然似乎经历了无数的沧海桑田,那样的渺不可及……接着一道耀眼的光辉从他心脏部位射出,拔地而起,在空中一闪,突然散作漫天刺目长虹,将整个天地一起照亮!让所有看到的人,都睁目如盲!但只是这么一闪,就凌空直上九霄,然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风雷台上,风声呜咽,如泣如诉,似乎依然在重复着楚阳那一句话:若是有来生……若是有来生……伴、君、天、下、舞……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8